1. <s id="87nyb"><acronym id="87nyb"></acronym></s>

      <tbody id="87nyb"></tbody>

      
      

      <em id="87nyb"><object id="87nyb"></object></em>

      1. <button id="87nyb"><acronym id="87nyb"><input id="87nyb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首頁    創新發展    理論前沿    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????

        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作者簡介

        曹傳虎 大樸文化、利好中國文化書院創始人。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研究者、傳播者。致力于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當代應用。曾任山東儒學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執行總經理、山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執行總經理。中國第一部橫跨人文與商業兩大領域的文化紀錄片《大道魯商》執行總制片人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是不是寫這篇文章考慮了很久,大年初七,劉家義在新年開工第一天的大會上的發言,又再次刷屏。說再次刷屏,是去年的開工第一天,山東新舊動能轉化動員大會上,劉家義的講話,在網上以《山東終于意識到自己落后了》在網絡上已經刷過一次屏了。之所以刷屏,原因也很簡單,因為這些問題正是普通大眾所關心的,下車伊始的劉書記不留情面,直指要害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想寫的原因是,最近在讀《管子》,寫《管子》,其中大量的內容對當下的山東乃至很多地方政府都會很有啟發意義。

        而不想寫的原因,有不少朋友、親戚在政府、事業單位。有很多真實的例子很難寫。

        權衡再三,決定寫的原因是,身處其中的朋友,更能明白其中的問題。我寫點文字,也就是在旁邊說幾句閑話,能用得上最好,用不上也希望是有所啟發吧。寫這篇文章也權當我最近讀《管子》的一篇心得習作吧。

        我們說改革,中國歷史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改革就是管子發起的。管子是中國第一個具備完備的經濟思想的人,也開創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區域經濟發展的高峰。管子對中國的政治、經濟制度的影響,幾千年來一直存在。所以《管子》里有大量的關于為政治國、改革發展的思考、思辨以及具體的舉措,雖然世易時移,對今天而言,很多問題依然存在,具有很強的現實指導意義,我們可以嘗試著從《管子》中找找答案。

        疑今者察之古,不知來者視之往。(《管子·形勢)

        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近年來,特別是近一二十年來,山東的發展確實不盡如人意。雖然依然排在全國第三的位置上,但是與第一第二的廣東江蘇的差距越拉越大,而身后的河南等省則在快速的縮小與山東的差距。而近一二十年來,重大國家戰略,山東基本無緣。

        常住人口的流動,可以作為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晴雨表。2017年,有六個省份出現了常住人口負增長,其中包括吉林、黑龍江和遼寧,另外,山東、河南、內蒙古等地,也出現了人口凈流出。相反,南方的廣東和浙江,則是人口流入最多的兩個省份。有人說山東會是下一個東北,從這個角度而言,不是危言聳聽。

        《管子·牧民·四順》:政之所興,在順民心。政之所廢,在逆民心。民惡憂勞,我佚樂之。民惡貧賤,我富貴之,民惡危墜,我存安之。民惡滅絕,我生育之。能佚樂之,則民為之憂勞。能富貴之,則民為之貧賤。能存安之,則民為之危墜。能生育之,則民為之滅絕。故刑罰不足以畏其意,殺戮不足以服其心。故刑罰繁而意不恐,則令不行矣。殺戮眾而心不服,則上位危矣。故從其四欲,則遠者自親;行其四惡,則近者叛之,故知“予之為取者,政之寶也”。

        常住人口的負增長,每年凈流出40萬。這篇《四順》講的夠明白了。人民需要的是什么?佚樂、富貴、存安、生育(不是現代意義上的生育,是生之育之)。做到這四順,則遠者自親。這四順是什么?就是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      對于人口的流入和流出《管子·禁藏》說的更清楚、更直接:故善者勢利之在,而民自美安,不推而往,不引而來,不煩不擾,而民自富。如鳥之覆卵,無形無聲,而唯見其成。

        《四順》里最重要的一句是:知予之為取者,政之寶也。

        山東的朋友可能都會有這種觀察,有不少同學、朋友都去了外地,而且發展的都很好。原來山東的傳媒行業里,很多人都去了北京、上海、廣州這些地方,而且都是其中的佼佼者。傳媒行業有一定的特殊性,但是IT、科技、金融,甚至很多傳統行業,很多優秀的人才也都去了外地發展。這就值得深思了。為什么留不住人才?為什么吸引不了人才?沒有好的生活、生存環境,沒有好的創業、發展環境,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那都是癡心妄想。

        我曾經就職過的《齊魯周刊》十幾年之前發過兩篇重磅文章:《誰拋棄了濟南?》、《ST濟南》(濟南市所有上市公司同時被ST處理),十幾年過去了,我們有多少改變?改變肯定有,但是遠遠跟不上其他省份的步伐。

        濟南是山東的省會,營商環境方面的問題也基本是山東這方面問題的集中表現。說到招商引資,我曾經聽不少地方官員對他們關門打狗式的操作津津樂道,自以為高明。關門打狗就是千方百計,招人進來的時候什么條件都答應的很痛快,一旦落戶,公檢法各部門”齊抓共管“,不停的從企業攫取利益。某個經濟落后地區的領導,通過老鄉關系找到了某大型石油企業的老鄉,這位老鄉在這家企業也是高管,希望老鄉能幫著引進投資,老鄉答應的很痛快,幾千萬的投資也很快到位了。過春節,這位老鄉回老家過年,聯系市政府,所有人都躲著,最后由排名第八位的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出面接待,而且對投資項目一問三不知,老鄉震怒之下,最后辦公室副主任說了實情,錢被挪作他用了,項目根本沒有啟動。第二年,該市領導又找到這位老鄉,說錢被挪用去給教師發工資了,您幫著再弄點錢,我們就真干這個項目。這位老鄉被氣的差點吐血。

        這事過去沒有十年,現在這種操作可能沒有這么下作,以我的觀察是略有改善,但是并沒有實質性的改變。

        某被迫轉移到外地的上市公司,起初街道辦都可以直接封了這家純民營企業的財務室,簡直就是土皇帝,無法無天。人家轉移到外地的原因之一,就是明顯的對比,人家的稅務局基本不上門,一年最多一兩次電話問有沒有需要政策幫助的。這就是差別。山東前些年基本沒有稅收優惠政策,基本都是頂格征收,能從山東出去的企業基本都能發展的很好,原因是,去了外地,企業經營成本反而低了,政府的服務功能和某些地方的吃拿卡要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        很多人說,在山東做企業家,首先必須得是政治家,這話說的,很深刻,也很現實。但是,如果企業家真正的把大量精力花在了這上邊,花在如何討好政府領導,天天忙于應酬上,還有多少心思去研究企業的業務?山東企業家群體的整體健康狀況堪憂,這個我有很長時間的觀察,絕大部分都是喝酒喝出來的。

        出現這種問題的根源是什么?很多人說山東的官本位思想非常嚴重,只要一提到山東的問題,基本這都是第一條。表現是熱衷于考公務員,熱衷于考事業編,喜歡穩定,不喜歡冒險,不愿意創業。有些人把原因歸在孔老夫子頭上,我想說,老人家都走了2000多年了,現在拿這個去苛責老人家不太合適。

        官本位的思想不是一天形成的,必須得打破,即使如有些人說魯文化保守內斂,那我想你還忘了山東還有齊文化的銳意進取。

        具體的表現就太多了,拿我自己的經歷說一下吧,省里某單位現職副廳級領導,聊著聊著,突然跟我來了一句:你們做再大,再怎么著也就是個個體戶。我聽到的時候整個人都發懵,想吐血都是輕的。這不代表所有的官員,但是在很多人腦子里的官本位,就是這么刻骨銘心的存在。

        《管子·版法》:得人之道,莫如利之。

        這里的利并不僅限于給提供多少住房補貼,更重要的是能提供什么樣的生存、生活、創業干事的環境,這里的人也不僅僅是個人,我們現在想招商引資的企業也一樣。沒有好的營商環境,給再多補貼、給再好的政策,都沒什么用,人家拿完補貼就走人。

        有好的環境,沒有政策,也會遠人自來。

        管子最早提出了以人為本,沒有人,什么都白搭,怎么得人,利之、愛之、益之、成之。

        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管子·霸言》:夫霸王之所始也,以人為本。本理則國固,本亂則國危。故上明則下敬,政平則人安,士教和則兵勝敵,使能則百事理,親仁則上不危,任賢則諸侯服。

        因為做互聯網,需要申請一些許可證,主管的處長,還是我的一個老相識,關系還不錯,就這樣,有明確的規定的,就是不給辦,一開始跟我說是屬于另外一個廳局管,后來跟我說了實話:多辦一個,我就多一份危險,得多承擔一份責任。(現在已經可以辦了,這是兩年前)

        這就是為什么劉書記把今年的大會主題定為:擔當作為,狠抓落實。

        這里多說兩句,很多人說山東基本是互聯網的荒漠,除了認同,無話可說。原因在哪呢?

        《管子·立政》:國之所以治亂者三,殺戮刑罰,不足用也。…..君之所審者三:一曰德不當其位;二曰功不當其祿;三曰能不當其官;此三本者,治亂之原也;故國有德義未明于朝者,則不可加以尊位;功力未見于國者,則不可授與重祿;臨事不信于民者,則不可使任大官;故德厚而位卑者謂之過;德薄而位尊者謂之失;寧過于君子,而毋失于小人;過于君子,其為怨淺;失于小人,其為禍深;是故國有德義未明于朝而處尊位者,則良臣不進;有功力未見于國而有重祿者,則勞臣不勸;有臨事不信于民而任大官者,則材臣不用;三本者審,則下不敢求;三本者不審,則邪臣上通,而便辟制威;如此,則明塞于上,而治壅于下,正道捐棄,而邪事日長。三本者審,則便辟無威于國,道涂無行禽,疏遠無蔽獄,孤寡無隱治,故曰:“刑省治寡,朝不合眾”。

        原文都太長,就不解釋了,領導們應該都看得懂。治亂者,國之三本:一曰德不當其位;二曰功不當其祿;三曰能不當其官。

        前邊專門寫過,想詳細了解的,請參考:治亂

        以此三條,干部隊伍就可以真正的轉變作風,撲下身子真正抓落實。各級干部也都是人,他們也有自己的思想,并不是大家不想干事,是有沒有能干事創業的環境,沒有制度保障,多一事就不如少一事。

        讓擔當作為的干部有平臺、有空間、有盼頭、有奔頭。對于那些不敢擔當、不抓落實、貽誤發展的干部,不換思想就換人,不負責就問責,不擔當就挪位,不作為就撤職。………..各級要正確使用“問責”手段,不能搞“泛化問責”,決不允許用問責代替管理、以問責推卸責任,防止“洗碗效應”,避免“干事多出錯多、不干事不出事”的逆向懲罰。對被問責的干部不能“一棍子打死”,要根據表現和業績,符合條件的要大膽使用。(這一段引自劉書記的講話稿,大家對比著看就是了)

        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劉書記去年說的那個例子:此人不可用。有興趣的朋友自行搜索吧。

        落后了,著急了的山東怎么辦?《管子》里邊找答案!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?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還有一條:

        《管子·牧民》:錯國于不傾之地,積于不涸之倉,藏于不竭之府,下令于流水之原,使民于不爭之官,明必死之路,開必得之門。不為不可成,不求不可得,不處不可久,不行不可復。錯國于不傾之地者,授有德也;積于不涸之倉者,務五谷也;藏于不竭之府者,養桑麻育六畜也;下令于流水之原者,令順民心也;使民于不爭之官者,使各為其所長也;明必死之路者,嚴刑罰也;開必得之門者,信慶賞也;不為不可成者,量民力也;不求不可得者,不彊民以其所惡也;不處不可久者,不偷取一世也;不行不可復者,不欺其民也;故授有德,則國安;務五谷,則食足;養桑麻,育六畜,則民富;令順民心,則威令行;使民各為其所長,則用備;嚴刑罰,則民遠邪;信慶賞,則民輕難;量民力,則事無不成;不彊民以其所惡,則軸偽不生;不偷取一世,則民無怨心;不欺其民,則下親其上。

        不管對于干部隊伍而言,還是民營企業而言,明必死之路,開必得之門,其實就一條,信慶賞。說白了,就是有明確的負面清單,什么能干,什么不能干,使個人和企業不惑于賞罰,就可以于不傾之地,積于不涸之倉,藏于不竭之府。

        對任何工作,都要有功論功、有過追過,獎章要掛在具體人“胸前”,獎金要發到具體人“手里”,板子要打在具體人“身上”。(引用劉書記講話)

        其實,2018年,山東已經出現了很多的變化,但是新舊動能轉換的效果還不夠理想。主要的變化,有不少干部因為不作為、少作為、胡作為,已經被調整,但是這還不夠,效果不理想,原因在于政令不通。政令不通,當然還是人的因素,在《管子·重令》中:

        凡君國之重器,莫重于令。令重則君尊,君尊則國安;令輕則君卑,君卑則國危。故安國在乎尊君,尊君在乎行令,行令在乎嚴罰。罰嚴令行,則百吏皆恐;罰不嚴,令不行,則百吏皆喜。故明君察于治民之本,本莫要于令。故曰:虧令者死,益令者死,不行令者死,留令者死,不從令者死。五者死而無赦,唯令是視。故曰:令重而下恐。

        為上者不明,令出雖自上,而論可與不可者在下。夫倍上令以為威,則行恣于己以為私,百吏奚不喜之有?且夫令出雖自上,而論可與不可者在下,是威下系于民也。威下系于民,而求上之毋危,不可得也。令出而留者無罪,則是教民不敬也。令出而不行者毋罪,行之者有罪,是皆教民不聽也。令出而論可與不可者在官,是威下分也。益損者毋罪,則是教民邪途也。如此,則巧佞之人,將以此成私為交;比周之人,將以此阿黨取與;貪利之人,將以此收貨聚財;懦弱之人,將以此阿貴事富便辟;伐矜之人,將以此買譽成名。故令一出,示民邪途五衢,而求上之毋危,下之毋亂,不可得也。

        呵呵,不是太難理解,不翻譯了。

        再就是善謀的問題。

        關于如何提高抓落實本領?講話說:一靠學習,二靠實踐,關鍵要做到善學、善謀、善作、善成。

        非常對,這里最為重要的還是善謀。山東歷史上,從來不缺善謀之人,謀圣何其多。有大謀略的山東人也很多,有好的環境,合理的獎懲機制,謀略其實不難出。

        講話中對這部分也有著專門的論述。

        管仲之謀,基本都是大手筆,既有貿易戰的經典案例,又有運籌之謀,《揆度》、《輕重》各篇基本都是具體案例和思考方法,這里就不多贅述了,感興趣的領導們,可以自己多讀讀,前邊也有幾篇文章寫到過具體的案例,想看的自己翻閱一下吧。

        其實,我這里更想聊的是如何用民之智,用民之謀。

        很多了解齊桓公、管子的朋友都知道,《管子》這本書并不是管子自己寫的,很多是后世的學者根據管子的言論、具體施政的思路進行的梳理、整理、挖掘,當然,也有附會。齊桓公和管子的另外一大功績是設立了稷下學宮,我們熟悉的孟子、荀子,還有不太熟悉的鄒衍、田駢、接子、慎到、環淵這些人都做過稷下學宮的學者,他們定期集會辯論,各自著述、針對現實、論說治亂,滿足國家治理的需求。稷下學宮最多的時候有千余人,存在了一個半世紀的稷下學宮,促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思想大解放。

        所以說,中國的第一次區域經濟發展的高峰,中國歷史上真正意義上成功的第一次改革不僅僅是齊桓公、管子的功勞,稷下學宮的先生們同樣功不可沒,這也讓齊國在之后到春秋末期都是數一數二的強國(即使后期內亂不斷,各國也都對齊國有所忌憚)。

        我們說改革,首先就是要解放思想,如何解放思想,當然為政者首先要解放自己的思想,其次就是如何用好民間智慧,以民之智,謀成于國。禮遇真正有能力、有水平的專家學者,構建民間智庫,對山東的長遠發展,有百利而無一害。

        其實,《管子》里幾乎每篇文章都值得我們深度,今天,限于篇幅,就寫到這吧,算是拋磚引玉吧。

        為什么啰嗦了那么多,因為深愛著自己的家鄉,我們以山東為驕傲,也希望山東能發展的更好。

        說到底,改變從思想開始,其次,事先大功,政自小始(《管子·問》)從小事,從細節入手,問題雖小,根源還在于思想,再次,善為國者,必先富民,然后治之。(《管子·治國》)

        我們這樣一個政府主導的國家,干部隊伍的管理、能力的高下、效率的高低,對整個國家起到的作用不言而喻,從三本入手,才能真正的轉變作風,才可能會有好的營商環境,才有可能人盡其能,促進山東的良好可持續的快速發展。

        對于非山東的朋友,做領導,做企業,我想這些也會讓您有所啟發。

        2019年1月18日 09:20
        ?收藏

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最新文章

        聲明:本網站所有文章及圖片均選自國家部委、正規公益組織、合法研究機構、企事業單位及相關媒體,均屬于非盈利性質,如有侵權,請聯系本網站及時刪除!

        福利视频导航

        1. <s id="87nyb"><acronym id="87nyb"></acronym></s>

            <tbody id="87nyb"></tbody>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<em id="87nyb"><object id="87nyb"></object></em>

            1. <button id="87nyb"><acronym id="87nyb"><input id="87nyb"></input></acronym></button>